•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敲钟老人的学问

1970 年,我刚从“牛棚”里出来重新走上讲台,就又因背后对“副统帅”的极端言论提出非议,被赶下讲台。我被送到学校的小果园里,一边劳动一边反省问题,造反派怕我不老实,让管理果园的费师傅负起监督我的责任。

费师傅是学校附近农村的一位老贫农,当时实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他是我任教那所中学的管校“代表”。熟悉之后,我们就无话不说,他不再是我的监管人,反倒成了我的朋友。(剩余693字)

畅销排行榜
  • 活动
    杂文选刊 2018年11期

    杂文选刊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