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美时美刻

“退水啦!”我惊叫道。一早起来,站在屋后,远望田野白茫茫一片,我发现洪水开始减退。父亲从耳门出来,自言自语:“早稻多少还能从大水手里抢回一点。”那年月,在乡下,田地里的收成,是支撑起幸福之家的唯一基础。一场洪水,像一把刀插进农民心上,让庄稼人欲哭无泪。父亲对我说:“今年大水不算大,1990年那才吓人呢,都涨到这里来了。(剩余1249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