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妈妈的儿子

兰德尔把庞大的身躯从屁股的一半移到另一半上,又喝了一口啤酒。轻便小折椅深深地陷进粗腿里,使他很不舒服,更增加了他对蚊子和南非灌木丛地区炎热的抱怨。

“热,是吗?”马丁说,喝了口杜松子酒。

兰德尔怒视着篝火对面的儿子。马丁穿着裁剪入时的卡其布短裤和标着设计师名字的T恤衫,只有这样娘娘腔的男人才会在灌木丛中还穿得这么讲究。(剩余265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