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审 讯

我们抓获的嫌疑人登记后被带了进来,当时我正站在一旁。

“马文·C.勒基特,是吧?”值班警察问道。

“胡说,”马文不耐烦地吼道,“中间的字母不是C,是Z,也就是我母亲的姓氏Zanda的首字母,或是zero的首字母。我被带到这里来真是天大的冤枉,让人莫名其妙。”

他态度傲慢,自视甚高。这很好,我心想,因为他即将被我降服。(剩余258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译林 2020年04期

    译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