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胡风为何没入党?

胡风无论是在晚年的谈话、书信和回忆录中,还是在早年的“三十万言书”以及检讨书《简述收获》等著述中,都喜欢用十分动情的文字向党表白自己,有时几乎达到“三句话不离党”的地步。他声称自己“大半生追随了党的事业”;他认为自己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写的《关于解放以来的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即“三十万言书”),也是基于“党中央对我是基本上信任的”,是“要依靠党来解决问题的”;他在狱中所写的《从实际出发——再检查对的态度问题》,坦然为自己辩护说“我的要害之一是,我总是把自己当作跟着党走的”[1];他在和儿子晓山促膝谈心时说“我对党是交心的”,自己能够从牢里放出来是“听天由命”的结果,而“天是中央,是党”;他在给老友熊子民的信中倾诉衷肠道“我从三十年代第一年起,就是以共产主义者的为人道德约束自己的”[2]……胡风如此口口声声地左一个“党”右一个“党”,俨然一副共产党员的形象。(剩余1096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