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煤缘(外二首)

我一生遇见的事物,似乎都与煤有关

一直想,把深藏在心底的光放入地心深处的囊中

我还想,让跳跃的诗心与皮带一起奔跑

我还想,收紧内心的激情,从黑色空间挤出光明

倾斜的工作面,就像一截旧时光

不断收缩其中的情节,包括与支架亲密的接触

煤机一声呐喊,煤帮脱落,矿灯下淌出一枚枚

晶亮的光点,连同青春一起融入古老的煤层

松软的煤壁不声不响

支架集合成整齐的队形,煤机轰鸣

高潮迭起处,巷道渐渐收拢

你黑色的脸颊逐渐浓缩为光明

寻 梦

硐口外锃亮的两条轨道

像两条红丝带一直延伸到地心深处

一条牵着诗人的情,一条连着万家的烟火

昨夜,巷道又收缩了十米

我看到煤仓出口缓缓流出晶亮的煤块

就像记忆中的好词语洒满这浓浓的秋日

收缩的巷道是记忆

连同黑暗、潮湿、汗水被诗人一并收拢

于是,世间就有了诗的高贵

足够低调,黑色与矿灯之间,采区回笼

我占有了你一首诗的美

必须要投入全身的激情去追寻你的足迹

黑色侵蚀了你的容颜,利刃划伤了你的肌膚

你依然迂回在八百米井巷深处

一块煤的隐喻

走进工作面,我就是一块坚硬的煤

铁镐与我做了一生的亲人

我们生活在如此久远的年代

采区的钢架把我打造成了一块铁

我照着铁的样子扛起一根枕木,然后

让铁一样的力气撑起了一片侏罗纪

走近兄弟中间,我就是一块柔软的煤

听着一位兄弟讲起孩子时露出的白牙

我的心底升起了丝丝暖意

看着刚从支架前走过的兄弟

瘫坐在松软的煤帮角落

看着他矿灯下升起的阵阵喘息

我多想变成一截风筒,给兄弟多吹一些氧气

我是一块煤,我只记得我来自黑暗的地方

我不敢大声说话,我只知道从煤仓流出的煤块

那里有我的坚硬,也藏着我的柔软

那些煤比支架更坚定,更无畏

刘雁林:山西省原平市诗歌学会会员,有诗歌发表于《梨花》《原平时报》等。(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