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麂子为哪样哀嚎

鸡叫三遍,张平安摸摸索索从床上爬起来。不敢拉灯,生怕惊醒熟睡中的儿子。手机灯光如萤火,照见趴在枕头上的儿子,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一对小得可爱的小鼻孔,在微微翕动。

弯腰摸着拖鞋套上,披上衣服,推开厚实的木门,漆黑如墨汁一涌而入,张平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已是初冬时令,寒风从空荡荡的裤脚往上蹿,刺骨的冰凉。(剩余1899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