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煤,擦亮正在变旧的时光(组诗)

秋夜,被母亲打开缺口

油灯下 病重的母亲

一下一下将玉米粒搓下来

那些金色的颗粒 蹦蹦跳跳

像金属的浪花

一条彩色的瀑布

从九月跌进十月 轰然作响

轻拍着秋天的大地

秋日将尽

母亲还是被一条河带走了

万物黯淡 母亲孤帆远影

玉米 大地 寒冷的秋夜

就那么被煤一樣黑瘦的母亲

打开一道缺口

洒落在雪地上的煤

凸凹不平的道路 与

疾驰而过的大货车 造就了

这样的结果

一跃而下 肯定摔痛了它们

迅速围上来的雪 温柔地

抚慰它

这两种极致的色彩 此刻

如此的和谐、友好

一个老人趴在地上捡拾着

黄昏转瞬间接近煤一样的颜色

好在有雪照耀着 和

泾渭分明这句成语

多么旧的一个人

如果月亮的视线再高一些

他很容易被混淆成

一块煤

一块煤,气定神闲

树木在大风中摇摆、发呆

枝头上离去的鸟雀

像树松开的叶子

雪 以花朵的形式堕落

人间即污秽

梅 是昔年我爱过的人

如今它出入于谁家的

冬天或庭院

那些被大风打扫干净的山峰

犹如凸露于水面的礁石

已无险可守

滴水成冰 天下太平

河流的宝剑 已入鞘

一块煤 气定神闲

拉煤的卡车从我门前驶过

每天清晨 一辆辆拉煤的卡车

装载着山一样的煤块

从我门前驶过

巨大的轰鸣与嘈杂

轻易地就稀释掉一个早晨的

静谧

据说

它们要去往三十公里外的城镇

赶走盘踞于那里的寒冷 填平

寒潮漩涡

现在 它赶走了我内心的

平静、安逸、睡眠

它们粗重的喘息还在继续

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赶走最后的一丝冷

直到用完我身体里的

宁静

于成大: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