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一次次地引用一只鸟鸣(组诗)

觉 得

自从给父亲立碑以后

我就觉得父亲是在石头里坐着

打着四季的盹儿

风儿拂不去碑上尘缘

他以刻进石头里的名字

眯上一会儿

没 有

一棵白杨树粗大的树干

在寒冬里

出现一道狭长的裂缝

我往里看了看

为冬天撕裂的

将成为一棵树吹奏寒风的口器

在春天时候

它会在一夜之间

弥合了伤疤

没有了疼痛

也就不需要成为歌者

这些年

这些年

我一次次地引用一只鸟鸣

来描述一座大山

那是因为有一次

我为一个亲人送葬回来

听见山林里,它在独自啾鸣

风暖声碎,让我心揪几分悲切

好在它已是先行者

为山中的草木布道

让我知道

一粒火星

在灰烬里被母亲拯救出来

她把它小心地放在一把柴草上

一口一口地吹燃

一粒火星,映红了母亲的脸庞

让我知道,在灶膛前

蹲下身的母亲

多像一个菩萨

拨亮一只鸟鸣

一钩弦月

把一座山的空

向上提了提

再没有放下来

山中无寺庙

佛就更博大了

没有拘束的佛

在拨亮一只鸟鸣之前

先朝四周的昏暗看了看——

只有在黑里才能看到更多的黑

山 中

风儿断了:用鸟鸣接上

溪水断了:用野花接上

山岩断了:用松鼠接上

山梁断了:用樵夫接上

月光断了:用梦接上

岁月断了:用目光接上

诗句断了,用一支粉笔接上

一陣风的教诲

一阵风

把祖父的咳嗽吹向远方

在那里,一匹狼学会垦荒

一阵风

把外婆的唠叨吹向远方

在那里,一片青草低唤羔羊

一阵风吹远我的梦

像彗星扫过天堂

晓 林:本名闫晓林,男,满族。(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