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疤爷的老宅

疤爷驾鹤西去已有十年,疤爷的音容常现眼前,至于笑貌却难以追忆,一经想起,伴随我的多半是淡淡的忧伤,还有挥之不去的对于他那破旧老宅的记忆。

疤爷说他那左脸是为守护老宅不让小日本进院而被生生劈去的,而这一刀没有斜劈在他的项间,纯属万幸,他说日本人的大刀落下时,恰有一坨鸟粪滴落在举刀者的眼角,于是那锋刃才出了些许偏差。(剩余718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