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瓢酒怎能慰风尘


打开文本图片集

饭館在一座大厦的地下,装修简朴,以深灰色调为主。客人并不多,而且有淡淡的音乐,就是那种如果你很孤单,你就能听到,如果有人在你对面跟你说话,你就听不到的淡淡。我和李老师点了四样菜,包括水煮花生。

我们开了一瓶白酒。李老师最后喝到酩酊大醉。就是那种到了一层和保安拉拉扯扯,出了大厦就吐酒的大醉。饭馆距离李老师家不远,我把他送回去,他的左胳膊扒着我脖颈的左侧,头倚在我的右肩上,刚吐过酒的嘴不时发出“啊啊”的啸叫,或者高亢响亮的歌声。(剩余84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 2021年11期

    中国新闻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