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谁都曾雪夜访戴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整整一个星期都在等待潘导演的到来。

他周一给我打电话,说周六要和我喝两杯。可是到了周五晚上,他又打电话来,说是有急事,来不了,要推一周。

20多年前,潘导还是小潘,在俱乐部负责录像及编辑,还负责其他很多技术工作。我是有名无实的李班长。我们天天厮混在一起。那次,我拿到了800多块钱的巨额稿费后,怎么也按捺不住要把它花出去的激动心情。(剩余89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 2021年11期

    中国新闻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