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南戴北石”的戴骢先生走了


打开文本图片集

孙越

2月7日去世的戴骢先生,与我的文学导师石枕川在中国苏联文学翻译圈并称“南戴北石”。40年前第一位跟我提及戴先生的,正是石枕川。那时石先生翻译的不少作品都交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而戴骢先生恰是出版社的苏联文学编辑。

我们那时读外国文学,跟时下的读书人有所不同。我们在书店见到一部文学名著之后并不急着出手购得,而是先对译者精挑细选,确定是信得过的译家之后才会出手。(剩余113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