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做题家”正在打造一个禁欲的社会


打开文本图片集

沈彬

最早,“小镇做题家”只是一个自嘲的符号,但是几个月后,这个符号让这个群体从“自为的阶层”变成了“自觉的阶层”。他们以“小镇做题家”自居,返向输出价值观成为了舆论场的一股新的势力,他们企图用自己的价值观改造社会,甚至打造出一个禁欲型的社会。

有那么夸张吗?

内卷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僵化,让考试成绩成为衡量所有人的唯一标准。(剩余103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