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汾湖的那条花鲈


打开文本图片集

沈嘉禄

春雨初霁,我们往访吴越分界的汾湖。对,“汾湖便是子陵滩”,就是柳亚子在诗中发嗲时说的汾湖。东联村宁静祥和,稻田菜圃,凉风习习,蛙鸣池塘,莲叶田田,一幢三间由村民旧居改造的张翰纪念馆在河边伫立,粉墙黛瓦,古朴雅致,颇合“江东步兵”张翰(字季鹰)先生的性格脾气。

张翰與“莼鲈之思”这个成语,是一枚银币的两面,在中国文学史里已经闪烁了一千七百年。(剩余111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