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金马评审

当电影奖评审不是第一次,但为金马奖服务,到底多一些“有权利便有义务”的归属感和亲切感——1994年为《红玫瑰白玫瑰》写的剧本获“最佳改编奖”,1997年又临危受命,代替某位临时不能出席的评审被征召入伍。今年初夏,《在西厢》还在孕育阶段,心情却被邀请来函带走:不知道这次“同桌吃饭”的评审有哪些名字?

“同桌吃饭”是比喻,也不是。(剩余136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酷评
    新民周刊 2012年23期

    新民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