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在路上》、66 号公路与性

很奇怪,每次我看到“有害垃圾”那四个字时,都会想一想,什么家庭能产出有害垃圾,以及它们会是什么?我觉得,文学里的“垮掉的一代”,可能就是文学圈的“有害垃圾”吧?看看凯鲁亚克们“在路上”的生活,再读读威廉·巴勒斯的《瘾君子》和《裸体午餐》,这些“有害垃圾”何以成为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拒绝进入主流生活的“毒品”呢?他们每吸食一口,就多一分勇气。(剩余415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