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阿B

于思曼还叫于晓红的时候,我每周六见到她。在一个无法预知几年以后就会有双休日的年代,周六下午的每一个钟头,都有现在的两个或者三个小时那么长。

我在空了一大半的校园里出墙报,用两根手指将淤积在美术字里的一团红色或者黄色晕开。我把时间掰碎,塞进边框和题花里。我在一篇文章的最后一行折断一支粉笔,把更小的那一截扔向操场上的沙坑,最后却落进操场边的一丛冬青树。(剩余1122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镜子
    小说界 2013年01期

    小说界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