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猜不到结局的埃特加·凯雷特

第一次见到埃特加·凯雷特是在复旦创意写作班的课堂上。大概因为上海的雾霾,也可能是前一天与上海诗人们的城市漫游耗尽了气力,他灰白着一张脸,细不可闻的声音里还掺杂很重的鼻音,全程有如自言自语。在他的散文中讲到过这样的情景:舱门封闭后十几小时的飞行,把他运到了十几个陌生人面前,他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有可能照着既定的文本,也有可能天马行空即兴发挥一气,全看当时的心情,事后则得依靠护照上的戳记来回忆到底去的是哪儿。(剩余282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密封
    小说界 2020年06期

    小说界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