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和陈忠实最后吃泡馍

昨天上午九点左右,天津一家媒体记者来电采访,才得知陳忠实老了。紧接着本地记者轮番来电问感受。我一概回答:无话可说,说了他也听不见。噩耗来得太突然,一下子懵得失了语。

陈忠实一直患病住院。他不会发短信,只会看短信、回电话。4月21日上午,我发短信给他:“陈老师好!很想念您,却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拜望。方便的话,随时召唤。(剩余131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