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孤独温暖的旅程

有一年冬天,在京西宾馆开会,好像是吃过饭出了餐厅,一位个子不高、身着灰色棉衣的老人向我们走来。旁边有人告诉我,这便是汪曾祺老师。当时我没有迎上去打招呼的想法。越是自己敬佩的作家,似乎越不愿意突兀地认识。但这位灰衣老人招呼了我。他走到我的跟前,笑着,慢悠悠地说:“铁凝,你的脑门上怎么一点儿头发也不留呀?”他打量着我的脑门,仿佛我是他认识已久的一个孩子。(剩余127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