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最后一匹马

贵子四点多就起来了,抱来几捆苞米棵儿,抬起铡刀,那匹枣红马“咴咴”叫了两声。这是村庄里最后的一匹马。

贵子的心像被长腿蜂蜇了,生疼生疼。他颓废地放下铡刀,瞟了眼粮仓旁泊着的木板马车,挪到厩内,伸出手摸着马的脑袋,“老伙计,对不起,你跟了我整整七年了,风里雨里的陪伴我,可……”

去年,屯子修了柏油路,平坦的路面直通县城。(剩余88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救驾
    读书文摘·经典 2016年08期

    读书文摘·经典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