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枕边雪和半盆水

1969年10月,爸爸到郊区港口曹行公社民建大队参加“三秋”劳动。妈妈心急如焚,我决定利用休息时间去看爸爸。

朔风凛冽的早晨,我带着不满五岁的女儿去爸爸所在的生产队。好不容易找到那个生产队,又有人对我说爸爸在棉花地里摘棉花。我东寻西找,将近晌午时来到一块棉花地边,望见前方有一个老农正在摘棉花。老农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动作迟缓。(剩余1032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