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头上的雪

在我记忆里,染白母亲头发的第一场雪,是在我八岁那年。雪纷纷扬扬,我和大我三岁的哥哥,披麻戴孝,去山上为父亲送葬。身上是白的,天地也是白的。

母亲没有流泪。我和哥从山上送葬回來,看到母亲站在院外,望向山,一动不动。脸上没有表情,就那么肃穆地站着,像一座雕塑。

第二年冬天,依然是在一场雪中,我和母亲艰难地走在大街上。(剩余22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