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隐居黑夜,让火花住进心里

那是一个美妙的晴天,我和一个老朋友见了面,聊起关于“自我认同”和“虚无感”的问题,点到即止,心照不宣,像两只蜻蜓点水,涟漪交融。能聊这样话题的人真的不多。当然,说起这样的话题,我们也并不会比蜻蜓高级到哪里去。

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你去过的地方注定都要被遺忘,你还会去吗?”

我想,不正是因为我们善于遗忘,才有理由去吗?

说话的这一刻,夏天在北美大陆见过的绿色早已淡去了,就像我在庸常的生活中早已忘记了圣托里尼岛落日的颜色。(剩余119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