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表箱里的 老孔

那天晚上加班回来,次日凌晨两点,有人和我一起在楼下等电梯,还是个老头。进了电梯,我按下五楼,他什么也没按,我顿时警惕起来了。虽然和左右邻居都没有来往,但至少也是面熟的,这个干巴精瘦的老头我可从来没见过。我用眼角余光偷看他,两肩微耸,骨骼清奇,面如死灰,像个隐姓埋名的江湖高手。我虽然年轻,但不力壮,最近还在减肥,心里害怕,手就往屁股兜里摸手机。(剩余2337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