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藏地诗篇

下雨的时候,你可曾见到刚刚打伞过去的菩萨

从第一茎苇叶开始,那雨声

便被疏密不一的芦苇丛逐渐放大

于是雨声喧哗

倒不一定雨下得有多大

兀立于湖岸上的那匹马

湿透后,还是一匹马

只是更显安静

倒不一定具体为了什么

据说,滴水可藏大海

一苇得渡天下

只是这雨,下了一天了

还在下

有人自雨中返回,据说绕经湖畔苇丛时

曾遇到相向而行的另外一人

就在比肩错过之际,那人忽然开口问他

——你可曾见到刚刚打伞过去的菩萨

记得当时,雨正接近于似下非下

入  秋

匹马入秋

牛羊随后

恍似一夜间,众草

就自远山,一直黄到了眼前

在两场细雨之间

秋把楚布寺的门打开复又合上

共计九九八十一次

那风愈疾心愈缓的人,入秋了

那向秋一坐、心凉半截的人,基本也是

就在灌木丛那边

秋在摘取了所有植物的籽实之后

也会逐一拾掇起余下的落叶

而湖上、井中与碗里的水,澄明着

天高云淡的世界倒映其中,也澄明着

其实也是一水入秋

众鱼随后

面对花开

被我注视良久的

那朵花,开了

花开如谁或什么,落英缤纷地去了很久

又踮着双脚,静悄悄地孑然归来

有时,我看自己,恍似别人,于另一番命运中

在等另外的花开,怀着一种美丽到随时准备弃置的内心

花开亦如爱人,破颜微笑的过程

因入眼而入心,由动心而动容

一枝两枝、三朵四朵、五瓣六瓣

一年一季的花开啊,竟熟悉得有些陌生

况且,偶有暗香不期而至

如冷兵器时代,直奔命门而来的凌厉暗器

按说,花高一寸则风矮半截;而半亩棉田中

却也不乏新生的蕾铃,扯紧风声,护住自己青涩的初衷

花之上,有鹰借晴天朗日晒自己静静的飞翔

花之下,有马将自己隔世的骨殖,驮入深度酣眠的今生

有人说,花开似禅

看得,说不得

而我,好像见过一尊彩塑菩萨

面对花开,半蹲下来

春日二三事

半块砖头,如果它情愿在墙头上趴着

就让它一直在那里趴着好了

寺顶与山坡上的雪,薄了

桥下,河面上的冰,化着

这桥上,每天都有不少转经的人走过去又转回来

也隐约有些眷顾和不舍,像是去了对岸就再没回来过

初生的藏獒如同闲不住的孩童,似乎总愿意欢呼着

追逐些什么,即便是飞鹰或云彩投在地上的影子

在藏北偏北,这似乎是一个理想的春日午后

午后善良着,包含了一些朴素的事物和美德

近前,两只小羊对卧于低矮的风中

远处,一匹幼马侧立于晴暖的世上

那自水边积雪处,刚刚直起腰杆的今春第一茎苇草

在小心观望中,仍期望能为某种必会于日后感念的深意,再绿一次

就像这些年,我一直暗自喜欢着菩萨在壁画上看顾你和人间的样子

丰腴地微微斜侧了身体,又尽量保持着端丽与平静

有时候我也会想,在《藏地诗篇》这个总标题下,我时断时续地练习码字儿,写一种叫诗的东西,怎么会一写就是二十多年呢?标准答案是,我真的不知道;于是,索性说我“晕藏”吧。(剩余491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