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这些年,那些我们爱过的男孩,不知道终究去了哪里,而她留在此地,我独自缓缓而归,只能暗叹:花满市,月侵衣,这恋恋的风尘呵。

飞机晚点三个小时,我在机场发烧,窝在恶贵咖啡馆里,十元一杯的白开水喝了五杯,希望把感冒压下去。我要飞去北方,出席她的婚礼,做伴娘。上了飞机,莫名其妙被升舱。空姐拉上帘子后,头等舱只有我。(剩余2124字)

畅销排行榜
  • 贝壳
    文苑·感悟 2019年10期

    文苑·感悟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