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回柴河

秋日,辽北关门山,草棵子里钻出一群人。

这群人很怪,放着汽车不坐,只想走山间小路;明明一把年纪了,却认为自己最小;目光沉稳老辣,偏说自己傻。

他们没夸张,他们说的是当年。这个当年,不是泛泛一说的当年,而是可丁可卯,整整五十年前的当年。也是秋天,也是这几日,轰轰烈烈,懵懵懂懂,忽然就做了知青。他们是中学里最低的一级,十五六岁,“青”也不够,“知”也不足,不过是一群失学小孩,一喊口号就激动,给个棒槌就当针(真),從上面一挥手、一下令,到领取脸盆票、毛巾票、肥皂票,注销城市户口,卷铺盖走人,前后没有几天,就“下”来了,“下”到海拔比城里高出许多的乡下。(剩余4643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