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女人与狗

上篇

还是出事了。

郁虹真后悔,不该在早晨六点过后还带着嘘嘘下楼。

昨天半夜,两天前气象台预报过的那股西伯利亚强寒流如期到达。西北风呼呼穿行在高楼的缝隙里,发出凄厉的叫声翻滚跳跃,如癫狂的怪兽,东一头西一头横冲直撞。泥土砂石、枯枝败叶、废纸片、塑料袋还有别的东西,都被这只怪兽抓到半空中,再狠狠砸向一扇扇紧闭的门窗。(剩余1943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