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读书》与一代人的情感结构

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我从北大荒老家出发,开始负笈京城的生涯。所谓“负笈”,其实箱子里只带了一本《十月》杂志,里面登有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这篇名噪一时的小说自己在高三这一年里已经读了很多遍,但依然想带到燕园,可以想见曾经对我产生的影响。今天想来,大概是成长过程中贫瘠的情感荒地,被我在《绿化树》中所感受到的精神内涵一度深深滋润,以至于它对我的中学时代就有了情感护身符的意义。(剩余509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