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对福柯破坏力的考察

启蒙主义以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已经鲜见。福柯或许是最近的一个。他首先拆除的不是“社会的权力”,而是“学院的权力”。事实上这是一座等级森严的堡垒。精英式的学院思维已经不适用于“民主”,“代理人制”控制了“文化资本”。福柯的出现则打破了这种禁锢,他使学科之间的壁垒遭到了瓦解——他不是从意识形态出发,而是从文本和对社会考察的游走出发——我们无法认证他的学问谱系来自于某一种专业性的知识,而他正是因为对“谱系”有严重的情结,他不满于现有的思维程式,无论是尼采的超人意志,还是结构主义对他的归类,甚至于对于“现当代的社会主体性是如何形成的”,他想作一周密而微观的考据。(剩余576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