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对话渠岩

认识渠岩还不到半年,跟这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缺少交流的机会,而且我又是艺术的门外汉,按说没有资格为他的书作序。不过当渠岩跟我说希望能给他即将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文集《限界的目光》写篇小序,而且仅仅提供了书稿的目录时,我立刻就答应了。

这么做是有理由的。

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并不总是以了解为前提;反过来说,即使了解一个人的全部经历,却未必一定能理解他。(剩余788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