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草木深

风入松

我在午夜时分到达这家客栈。送我来的当地朋友拉开窗子,告诉我:海就在那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小片参差的屋脊,大约是街灯,涂亮了一栋楼狭长的侧脸——这些都衬在一整块黑色的天鹅绒幕布上面。幕布的中央部分也染上了光晕,像是从背后透出光来;但终究什么也看不见。近且清晰的倒是一阵阵松脂的浓香,夜风微拂,一棵——哦不,是两棵——我从未见过的树,正用它们的枝叶沙沙地扫着玻璃和窗框。(剩余787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