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死亡证明

黎幸

我在饭局上听到这个消息,混杂着劝酒声、微信提示和刺身船上干冰氤出的烟云。这是2017年年底,大概是二十七号,也许二十八,圣诞和新年之间,一个尴尬的过渡地带。从落地窗望出去,黄昏向黑夜坠落得如此之快,每一个人都被堵死在北京。一开局我已经想走,在心里默默列举了十五分钟理由,最后决定说必须回家上Gmail,都已经起了身,对面的张文宇突然干了一杯大吟酿:“你们知不知道,金融系那个王书,他妈的不见了。(剩余1410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