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北方

在洱海想到远方的妈妈

今夜我在洱海,临海而居

头枕着涛声

看大地仿佛也是为了倾听

才长了这么大一个耳朵

远处可及的是

隔岸闪耀的点点灯光

水击打岩石的声响

如同击打在我的胸膛

一种心灵的澄净

在水与岩石的拍打中

豁然晴朗

我的思念

不是隔岸而居的人

不是春天里青春的脚步

而是远隔五千里之遥的

妈妈。(剩余115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