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徐俊国的诗

远山如碑(组诗)

一粒蚂蚁的下午

一粒蚂蚁费了整整一下午时间才爬到电线杆的腰部

它看见一粒民工背着哥哥的尸体

跨过高速公路摇摇晃晃向地平线走去

极目远望乌云像一块巨大的淤血噎在塔吊的喉部

更远处一粒眼瞎的老妈妈

费了整整一下午时间才从粮囤中摸到儿子的长命锁

在此之前她摸索着把一朵塑料花嫁接在仙人球上

天就要暗下来视线越来越黑

如果这粒蚂蚁一口气爬到电线杆的顶部

它还将看到什么

仪式

怀孕的母羊走过大地

草籽正好触到温暖的乳房

它跪进清清的河水

照了照脸用去一朵荷花绽放的时间

洗了洗身上的泥巴

用去一只病蜻蜒从阴影中飞到阳光下的时间

我尾随它转了很久直到它爬上遍布碎石的山坡

那是危险的石料场工人刚放完炮

它在一片麸子苗中停住用蹄子一圈圈缠茎蔓

直到把那个难看的伤疤藏得严严实实

这是一个仪式而且如此隆重

这只羊想让孩子一出生就能看见

自己的母亲干净而美丽

比喻

许多事物我能看见却说不清楚

经过那个小泥塘我难受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青蛙产下的亿万个卵中到底有多少能够侥幸存活

转眼间秋天已经深入骨髓

我反复打量那些被霜打蔫的茄子

不知该把它们比喻成拍卖时光的锤子

还是娘亲哺乳完孩子之后耷拉下来的乳房

父亲

打我的那个人被喊作父亲

他的拳头坚硬关节嘎巴嘎巴地响

因为偷吃了邻居家的红枣和月光他狠狠

揍了我一顿他冲过来就像火车头撞进麦田

让我想起惠特曼用他的粗嗓门击败了诗歌的夜莺

姥爷

掩埋了祖传的金貔貅钢盔宝剑官印和御笔牌匾

拍了拍全身的锈迹从帛画和祠堂的供品中走出来

进了一个破落的篱笆门

再出来时肩上多了一柄镢头

他昼夜在田野中穿行和布谷鸟打招呼

刨地挖掘黑暗吃田野里的小紫花

偶尔兑着露水喝二锅头大醉双手锁膝低泣

远处的小村庄跟着他的宽肩膀抖个不停

在七十一朵火烧云忽然下沉的时候

风抹掉了他的名字

我走过去看那石碑所有的笔画下陷半厘米

青苔和黄土正好填满那些凹槽

到了冬天姥爷的名字又变回大理石的颜色

朝上的部分落满白雪和呼呼北风

远山如碑

有一些树苗被风斩首

它的芽苞上供养着春天的小牌位

有一些事物憋屈在花蕾中

忍受着时光的鞭打却不吭一声

灵魂被扣押在回家的半途

生存的拷问耗尽了香气

我走在鹅塘村的泥泞路上

泣血的布谷锯断我行程

远山如碑碑后瘫坐着哭肿双眼的乡亲

挥一支柳条为投河自尽的母牛唤魂

农历的这束光

两节大电池一个小灯泡

农历的这束光让黑暗摇晃无声落地

这束光在前面引路迷路的孩子总能找到家门

向下能照见安睡的虫豸

向上能照见冲向高处的苍鹰

农历的这束光自下而上照不到祖先居住的地方

那里湖水安静时间澄澈

月光下醒着纸扎的马车千只白鹅万亩葵花

老伙计

那头被我用柳条抽过的灰背驴

那头蹄子磨碎牙齿掉尽的老伙计

在它弥留之际我去看它

告诉它我离开那个磨坊三十年了

它呼吸如草芥肚子鼓胀如钟鼓

只需轻轻一下就会被敲破

我去摸它耳朵上的伤疤

它来舔我掌心的命运线

一个将老的人一头欲死的驴

两个在秋风中重逢的老伙计

用变凉的蟋蟀声和失效的时光彼此安慰

三种树

在外省市许多出名的山上

有蓝果树小果吴茱萸石栎丝栗栲

还有中华石楠华杜英细齿稠李小紫槭

南方积椇马尾松红豆杉金缘榕

密花树甜槠黄丹木姜子大叶青冈

还有香港黄檀乌岗栎野槭树

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树

就是找不到洋槐梧桐和白杨

这三种树在我们鹅塘村很常见

有这三种树的地方不一定是我的故乡

但我的故乡一定缺不了这三种树

洋槐的花可以吃能医治苦痛和无常

梧桐叶很大灵魂燥热可乘凉

最难忘的是那些白杨

砍掉任何一根枝条伤口都会结疤

那些大大小小的疤痕非常像人的眼睛

一年又一年盯着灰白的土路起伏跌宕

踌躇满志的少年结伴离开

白发苍苍的老人孤苦伶仃地归来

惭愧极了

作为一个懒散者

与那些义务搬运花粉的昆虫相比

我惭愧极了

在乡下生活这么多年公鸡不厌其烦地喊我起早

梧桐花从不吝啬自己的花香

每次想起这些我惭愧极了

从田埂上走过拉提琴的小蚱蜢告诉我

蓝天护佑着故乡白云之下全是好时光

那些老眼昏花的乡亲为了翻捡遗漏的花生

握着小铲子跪下膝盖挖个不停

她们为劳动所累但保持了生存的平静

看着她们边擦汗边拉家常

我惭愧极了

每天

从白龙潭胡同到谷阳南路的文化馆

我走过的路不是我的空气不是我的

空气中荡漾的花香也不是我的

照耀着我的阳光

也照耀着趴在人行道上的那个乞丐

每天下班无论多晚

胖嫂总会给我热好一碗老家的菜粥

想想这些泪水也该知足

在都市中丢了老婆的那个人

抱着玉兰花树号啕大哭

我想劝劝他“找不回来的,就别找了,

没把自己弄丢就行。(剩余1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