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的金链子

走进办公室,我就宣布,昨晚逛商场出了点“血”,买了根金链子,送给乡下的老母亲。

陆老师说,你不是最近手头有些紧吗,怎么舍得破费?

我说,踌躇得很。两三年前给她买的那根太细,断了再断,修了一次,后来,就干脆用红线把坠子吊上,链子卸下缠在手腕上。过年时,老母亲来上海小住,帮我整理茶几时,发现盘子里有根珍珠项链(旅游时10元买的),她竟爱不释手,把自己脖颈里的红线扯下,换上珍珠项链。(剩余997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