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和叶萌萌去天台

熱风吹来了动人的介绍信

晚课就要蒸发殆尽

你跟随我在花圃前停好自行车

踩着凳子攀上生锈的阶梯

一跃而入漆黑的坦克驾驶室

或许夏夜的潜望使你感到惊奇

你决心暂时丢弃沉默的秉性

而我则恪守网吧少年的品行

多此一举地向你征询

点燃南海造一丛乌云的建议

庆幸蚊子没有登高的雅致

望远时职校也流露出稀有的风情

我指给你看旧楼里已签约的新居

看它的窗帘趁着夜色飘飞

很快就飘出了锁链下的十二平

后来便说起柳浪湾的忧郁

你糟糕的睡眠沿着河道漫灌

缓冲出一座灰褐色的街区

此地我们曾驻足而流连忘返

此地镶嵌着首都般闪亮的舞池

神秘的马达将在明天重启祝福你我不爱说话的女同学

愿南方那座新都市有足够多的好天气

再见了我不爱说话的女同学

愿你平稳地走下这几节阶梯

(何骋,1995年生于江西临川。(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暗香
    上海文学 2021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