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敲响新世纪的大门

我父亲应该是站在人群后面

当大门摩擦着地面的灰尘

留着仁丹胡的拿破仑

骑马从石砖上经过

他个头矮小,符合黑格尔的假设

作为“世界精神”,没有俏皮的私人

特征:皮是皮,肉是肉,连下巴上的疣子

也是一颗“人类”的疣子。鞋上的泥浆

被称作“第五元素”,在领袖的词典中

没有污秽,他的士兵也

毕恭毕敬,想当皇帝

我父亲,从没有想过当“皇帝”

应该是悄悄地站在人群后面

他并非没有皇帝的弱点

可惜不与皇帝同龄

他从嘉兴、遵义,到古田

又经过甘肃,追到延安,最终

还去了西柏坡,带着他的镰刀、

斧头、锤子、麦苗和麦穗,这一切比国旗上画的還真。(剩余38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暗香
    上海文学 2021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