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黔食三则

野蒿

春天,家门口的几株树开花了。白的是李,粉的是桃,紫的为玉兰。色彩不多,奈何量大,棵棵枝上缀得满满的,如同人挤在街上赶场子。读小学的时候,我的同学们写春天,总离不开这些花。写到花开盛景时,又总要添一句:“芬芳扑鼻”。不是这样的,这些花香都不浓,风吹即散,若非拿到鼻子边上,是闻不见什么香味的。这时节香得清楚的,是蒿。(剩余713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暗香
    上海文学 2021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