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半醉半醒度余生

又是清明时节,香港、台湾和上海的亲人们,齐聚苏州东山陵园,祭拜一位老人。此刻,我的心头总是牵扯起绵绵的思绪。那个傍晚,那个永远的记忆中的时刻,仿佛就在眼前。我们在上海只有四十多平方米的蜗居,他和他的小床只能蜷缩在昏暗的一角,老人独自靠在他窄小的床边,他木讷地去床头找他的金丝边眼镜,伸出的手几次缩了回来,他想上卫生间,我扶着他的身体时有一种特别沉重的感觉,他已经无法挪动脚步了,其实,这一切细节后来都被认为是某些征兆……

老人就在那天晚上去了医院,不久就走了。(剩余2748字)

畅销排行榜
  • 禁翅
    上海文学 2017年10期

    上海文学

  • 青麂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世界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乌鸦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安魂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