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永远的查科

鲍勃叔叔  

我第一次到纽约去,是上世纪70年代末,跟我的朋友波拉克·祖穆勒一起——他当时也处于流亡之中,身在瑞典。我们约好在那里会面,因为纽约正好处于斯德哥尔摩和墨西哥城中间的位置,又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用来暂时甩开流亡的窘况,再合适不过了。

我们几乎是同时到达,在一间还算体面的酒店住下,价格离谱——曼哈顿完全没有价格合理的酒店。(剩余9023字)

畅销排行榜
  • 禁翅
    上海文学 2017年10期

    上海文学

  • 青麂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世界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乌鸦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 安魂
    上海文学 2020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