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灵之隐

蜻蜓

两年前我来到灵隐寺

没有进去

今天我又来了

还是没进去

那年我光顾着攀登北高峰

这一次我连山也不爬了

我是不是越活越倒退

我也不想这样啊

茶树,山岚,瓦楞草,白乐桥,

游人如织,万籁俱寂……

蜻蜓成群迎接我

从黄昏到清晨

金黄的小蜻蜓,一趟又一趟

在空中舞蹈

微光闪烁

宛如黄色箭头

这是精子的河流

也是灵隐寺飞溅的香火

大隐小隐

灵隐寺的茶叫隐茶

灵隐寺的店叫隐市

那么灵隐寺的人呢

可以肯定

堕落时代无隐士

面容模糊

人人表演皮影戏

唯该隐于《圣经》内外出入、漂泊、逃窜

独享超越死亡的痛苦

一只螳螂

安息在我的窗台

翠绿,侧卧,

玲珑剔透,娇小而饱满

他在享受什么

檐头雨

葡萄成熟之前

一场檐头雨劈空降临

如刺客

把黄昏消灭傍晚提前

这是灵隐寺的雨

雨似笔直的线

接通上下层的黑瓦片

北高峰藏身于雾霭

柳树、茶树、杜英树不动声色

不要再说了

也不能再想了,再想

会想起几十年前的天水缸

屋檐下,悬挂着长长的竹筒

雨水就从竹筒滴漏进水缸

不到万不得已

我们是不舍得喝天水的

哪怕缸沿长满苔藓

哪怕水缸里游满孑孓

狂风劲吹

雨帘仿佛夜晚的露天银幕

人们骤然苍老、撕裂

吹散的词语与句子

要想归于尘土

就必须找到水源

散步

昨天下午,我从岳王庙出发

绕西湖行走一大圈

曲院风荷、花港观鱼、雷峰塔、柳浪闻莺……

手机显示:13790步。(剩余58字)

畅销排行榜
  • 错乱
    上海文学 2009年02期

    上海文学

  • 蜻蜓
    上海文学 2010年10期

    上海文学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过去
    上海文学 2019年1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