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河西走廊册页

乌鞘岭

2008年大地震后去河西走廊,翻乌鞘岭。回来与人讲起,最爱说的一句就是:从兰州过了黄河后,看到公路两旁的山我都想哭了。

那次,我还真哭了。或许有地震留下的阴影。那些大大小小、圆不溜秋的黄土山,太有悖于蜀山给予我的审美了。不长草,寸草不生也罢,可它又长了——浅浅的、灰灰的,可以被忽略。

我哭不是为这些山,不是为当地人的生存,我哭是为那些浅浅的可以忽略不计的草。(剩余717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心锁
    上海文学 2007年11期

    上海文学

  • 谣言
    上海文学 2010年02期

    上海文学

  • 蛇尾
    上海文学 2012年09期

    上海文学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