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逛超市学

最长纪录多久没出门?他没算过。谁有空算这个?一个星期总有罢,不然也就没有计算的必要了。

每次过来,母亲都说,他卧房中有股“油氣”。自然,不是说他这个人油里油气,甚而沾染了卧房——他要是能油滑起来,母亲倒不必常来了——也不是说,房间有汽油味、花生油味、防晒油味或其他什么乱七八糟油的味道,而是说他久久未换洗的床单、被套、枕头散发的一股子被汗液或其他什么体液浸染的味道。(剩余1409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暗香
    上海文学 2021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