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一直在寻找写作的意义”

舒晋瑜:您最早的文学训练是诗歌,那时发表过吗?写诗是受谁的影响?

吕新:大部分年轻人可能都会以那种方式开始。虽然年轻,但也不能说不认真,也很认真,现在看起来很可能只是一些分行的字,但当时就以为是诗。发表过一些,不过也非常不容易。看诗也是乱看,什么都看,传统的现代的都看。好像有一个刊物叫《外国诗》,印成书的样子,很漂亮,先不管里面的诗是谁写的,写得怎么样,外表首先就觉得特别好,家里现在还有好几本。(剩余11694字)

畅销排行榜
  • 大路
    上海文学 2014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