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被放逐的乡愁

唯一的天台女性

玫瑰释放着爱意。在清晨

第一滴天空的眼泪。涂抹着

它娇艳的面孔。而我只栽种了

月季。他们释放着对泥土的善意

当它被扦插在花盆之中。绽放

就成为周期性的命题

在我的天台。它是唯一的女性

其余的蔬菜。在我的眼里全部是

无性别的生物:当他们

在结出种子之前已被宰杀

他们還无法表现出繁殖的力量

也许洋葱是唯一的例外

聂鲁达说它是穷人的玫瑰

我怀揣着洋葱的根茎,在天台

望着松开的泥土。(剩余597字)

畅销排行榜
  • 大路
    上海文学 2014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