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刺青

杜伟领宝儿来时,我和光头挨着铁生盘腿坐在校园一侧的山坡上。

正值冬季,雪覆盖绵延的群山,远方的雪峰似纤尘不染的金字塔,在极硬的阳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我们坐在半亩地里,生一堆火。這些田地到了冬季会让农夫们短暂抛弃,残雪像斑驳的羊毛长在地中。

“领了个新朋友来,家是军分区的。”杜伟推推眼镜,傍铁生坐下。(剩余9973字)

畅销排行榜
  • 面孔
    上海文学 2015年12期

    上海文学

  • 场景
    上海文学 2016年01期

    上海文学

  • 故乡
    上海文学 2013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