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可透识的上海

这次,我从两个电影院开始旅行,在凌晨,无动于衷地,被两张模糊的旧照片勾引着,不超出某种贫弱的想像,还原只能是枉费心机,这不取决于我,正如灰尘背后的创造物,电影院曾虚拟的浮世剧,梦的功能,男男女女都可以抚摸的一只猫,扣人心弦的叙述,走进黑暗的影院,假过渡到了真,平凡过渡到了浪漫,生过渡到了死。

我憎恨怀旧,怀旧是一种伪装荷尔蒙的无意识,怀旧的骨子里恰恰是文明,而非本能,物欲是性欲衰竭的替代,替代物,真让我丧气啊,弗洛伊德对人类动物的判定是严肃的,他从来不谈童年吃的食物,挫败记忆绝不是来自失去的美味,舌头不重要,口唇才重要,吮吸高于咀嚼,有本我的地方就会有自我,他就是这么胸有成竹、这么牛,或许卡夫卡会把那种坚定的唯实论看作又一个人类自欺欺人的佐证,他的虚无主义可不是好花不常开。(剩余1700字)

畅销排行榜
  • 大路
    上海文学 2014年02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